朱德庸的漫画人生

2019-04-02阅读





小的时候我觉得,那个世界就是你待不住的一个世界,但你也跑不掉。不管你是有没有能力跑,你懂不懂得跑,你都被卡在那个里面。我就只能够回到我自己的世界,其实就是画画。所以我小时候几乎就是整个,在我想象的一个世界里面过的。如果你把我放在一群人中,我就会开始紧张。一直到我也是三十几岁之后,我才开始知道,其实我也有学习障碍。然后一直到四十岁,我才慢慢知道说,原来我还有轻微的识字困难。去年我才知道我有亚斯伯格症。亚斯伯格症就又解释了,我很多以前弄不清楚的事情。比如他说亚斯伯格症的人,他不是不能跟外界沟通,但是他是用一种,他以为他有说清楚的一种方式。亚斯伯格症的人很容易沮丧,他是用一种很沮丧的方式,就是说,有些事情只要没有办法照他所想的那样,他就变得很沮丧。

其实,很多东西开始连接在一起,你就开始对你的人的这一生,开始慢慢,慢慢清晰了。就开始发觉说,以前很多很多困扰你的事情,其实他都是有原因的。原来你是带着一个,各种缺点来的,呐,那一种缺点其实阻碍着你,跟这个世界很多地接触。但等你到了某一个年龄,你就发觉说,其实那一些缺点,也让你跟这个世界隔离开来,保留了很多你的自我,跟你的本能,然后你得以存活下来。

我07年底画《绝对小孩》,我那时候在画的时候,才重新过了一次我的童年。我就觉得,如果我有一个时光机器,让我回到我小时候,其实我只想抱一抱小时候的我。我只想抱一抱他,很想给他一点鼓励吧。虽然如果真能说这样的话,那小孩可能会吓死,说,哇,怪叔叔。




中国微镜头  China Focus
长按,识别二维码,加关注